• 见到她的时候我是个初中生,喜欢她的时候我已经念高一,之后就是漫长的依赖。

     

    她是家乡留给我的最后一个念想,满载了我晦涩疼痛的记忆和短暂超脱的释然。

    八年后,我回来,这里已经是满地的荒废,长满荆棘的灌木丛挡住了小路,中间交织着片片蛛网。没有了那些令人好奇的野生作物,那芦苇林、蒲公英、小雏菊都像被浸渍的纸上的墨水,全然消失了。我的眼里看不到一丝充满生机的色彩,只剩下枯木的昏黄在晨雾那细小的水珠间融化。于是我就以这色彩来记录我与她最后一次的相逢。

     

  • 今年的大年夜,我原是应该在遥远的威尼斯,乘着贡多拉,听帅气的船夫唱歌剧,歌声顺着船桨流进小河里,随着波光荡漾。啊……,话说回来,现实却是我的放弃。

    到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同伴解释,签证的资料都弄好了,机票、酒店基本到位,这时候忽然对她...

  • 上次的急性胃炎,我用10天时间让自己瘦了七斤半,二十多年的饮食习惯着实苦了我的胃,这阵子狠下心来要把胃和嘴巴的关系搞好。

  • 2010-09-09

    Fade away - [因乐而生]

     

    几多美好的景致,窸窣倒映在你的镜头中,你不停地走,我来了,又去了,倒映在你的镜头里,定格了,风化了。

    你未曾停下,美景何其多,我也只是其中一个,守侯着那定格的画面,守候着那段风景,于是我的人生又多了一段幸福的忧郁,一丝迤逦的苦涩。





     

  • 这里不是我的家乡,但却是我往后若干年生活的地方。起初来到这里的时候,有很多的愿望遐想期待,不管怎样,都是很美好的,美好得让我忘记某位我很尊重的朋友曾经对我说过的一些话。之前的那一年,我认为那并不正确,我还是坚信最了解我的人是我自己,之后的那一年,我还在捍卫这种越发没有自信的自信,而现在,坐在这里抽出可能一年也仅有这一次的个人的空闲说说心里话的我已经彻底认输了。

    这些年在这个城市,我渐渐熟悉了道路交通,渐渐熟悉了市民文化,我正以极近的距离触摸着这个地方,而我的手和她之间始...